新聞資訊

NEWS

勇做鋼市弄潮兒

添加時間:2019-07-23 11:16:54

來源:

浏覽:

 20180529095656_6386.jpg


各位同仁、各位鋼友、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好!

    今天“我的鋼鐵”網站與五礦鋼鐵青島公司在危難時刻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共謀發展大計,是一項善舉,令人高興。

    我們公司現由三個獨立的法人組成:淄博新時代物資有限公司、山東和濟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和濟鋼鐵有限公司。外人看來也許有點狡兔三窟的味道,其實不然,咱在哪裡都是照章納稅,為國奉獻。

    因為沒有膽量預測鋼材的價格,隻能談幾點經營鋼材的粗淺體會。

    一、識時務者為俊傑。自然界有四季輪回,鋼材市場的變化也有其規律可循。這兩年不管是産鋼材、還是賣鋼材的都發了,而且發大了,單說賣鋼材的,幾個人、幾十個人寄人籬下,空手套白狼,一個掙個幾十萬、幾百萬都不在話下,掙個上千萬、幾千萬也不是什麼神話,這在剛起步的時候是做夢都夢不到的。但是近一個月以來,大家都感到大勢不妙,開始都認為是天氣、政治學習等因素使得市場啟動得晚,現在大家才明白過來,市場啟動起來也不過如此。眼下的旺季隻能勉強相當于往年的淡季,那今年的淡季又将如何?不得不讓人憂心忡忡。那麼今後幾年的情形又會如何?是不是會重複昨天的故事?真有點讓人不寒而栗。

    讓我們認真回想一下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後期的情形,今天好多供不應求的東西,比如煤、電、油、運當時都嚴重供大于求,鋼材限産力度之大更體現了當時中央堅定的決心,而且完全是英明之舉。當時的鋼廠和鋼材經銷商的處境都舉步維艱,全國絕大多數金屬公司就是在那時倒下去的。我們當時曾購進了φ28和32的螺紋鋼各一個車皮,賣了三、四年,防雨的蓬布搭上好幾茬,還專門造了個除鏽機。要是放在這兩年,不用說一、兩個車皮,就是一、二十個車皮,一、二百個車皮都會賣得沒啥賣。當時賣不動并不是因為還沒進化好,特别笨,而是确實沒人買。我們應該清醒地看到,當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場無形的手這兩隻巨大的手緊緊握在一起的時候,那是所向披靡的。我們更應該明白,我們并不是無所不能的,時機不到誰也無力回天,我們隻能順天應時。

    當時的全國鋼産量隻有不到一億噸,而現在已經接近三億噸!下一步有可能會出現和當時相似(到底相似多少不敢說!)但不相同的情形。但不管怎麼說,溫故知新,将有助于我們未雨綢缪。

    不過話說回來,鋼材畢竟是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物資,在我們在座的各位可以預見的未來,搞鋼材的恐怕還不會吃不上飯,還能養家糊口,至于吃得好壞那是另一回事。但前提是必須用心、下力,千萬不要出現重大失誤。

    更何況,當冬天真的到來的時候,我們更應當想到春天還會遠嗎?我們應該苦練内功,積聚能量,窺測時機,以求一逞。

    二、用戶是個寶。把用戶當成上帝是西方人的說法,在國人看來把實實在在的用戶等同于虛無缥渺的上帝有點不習慣;說用戶是衣食父母,我們感到掉架,自尊心受不了;而我們說用戶是個好東西,是個寶貝。誰擁有用戶,誰就占領了市場;誰和用戶建立風雨同舟的關系,成了全天候的朋友,誰就長久地立于不敗之地;誰丢掉了用戶肯定過歉年。任何時候都必須牢牢地抓住用戶不放松。和用戶處好關系非常忌諱的一點就是在貨源緊張、鋼價大漲的時候目光短淺、見利忘義、翻臉不認人,而應當舍得作出利益上的犧牲。我們公司就明确規定即使在鋼價暴漲的時候也要小心翼翼地不得罪用戶,不能封盤不賣,甯可少給,不可不給。我們生怕用戶來求我們的時候被拒絕了,過不了幾天再去求用戶的時候我們不但遭受同樣的結局,甚至會受辱!在四月初我們已經和用戶簽訂的協議量(包括預收款)比我們建築鋼材的庫存量還要大一些,因此當降價風暴襲來的時候我們心裡踏實了許多。

    三、信息是把雙刃劍。當今中國搞鋼材的離不開信息,從很大程度上來說也就是離不開“我的鋼鐵”,它是我們的千裡眼和順風耳。我們常常見到很多同仁即使是在旅途中和賓館裡,也都抱着筆記本電腦不放,成為“我的鋼材”“在線人數”中的一員。它為我們迅速準确地捕捉信息,及時正确地決策發揮了其他媒介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大家又往往希望信息隻為我服務。比如漲價的時候不管是産鋼材的還是賣鋼材的都使勁忽悠,拼命造勢,高談闊論,唯恐人家聽不見;而當降價的時候,則竊竊私語,甚至不言不語,生怕用戶聽得見。當鋼價降得很猛而家裡還有不少庫存的時候,真想當回黑客讓“我的鋼鐵”關它幾天,等我賣得差不多了你再打開(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不過在節假日和休息日網站不提供新信息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利用的。比如去年的“五一”節前,我們就要求與業務有關的人員全部不休息,節日期間仍按節前價格趕緊出貨,節後按網站提供的信息一算,黃金周裡少損失了不少黃金。

    主動與“我的鋼鐵”建立密切聯系曾被列入我公司的月度工作計劃,袁波老師非常敬業,工作精益求精,我們公司的孫總等也是誠實之人,提供的信息也都真實可靠。不過偶爾有時候報價也可能會差一抹二的,這都怪我。因為淄博的鋼材經營大戶本來就挺少,如果人家知道網上淄博地區的價格就等于我們公司的價格,那我們在投标的時候不就傻眼了嗎?這一點在各個地級市情況應該大緻相同。這看起來有點自私,不過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人們對金錢、美女、名譽、地位的追求本身就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源泉。——開個玩笑!

    四、搏擊風浪其樂無窮。我們都喜歡鋼材漲價,因為可以多掙錢,掙好多好多的錢,但它不會漲破天;我們也應該喜歡鋼材跌價,這倒不是因為賠錢,賠好多好多的錢,賠着好玩,而是因為它孕育了新的商機,凡事都是物極必反;我們唯獨不應該喜歡鋼材價格長期不變,因為死水一潭,也就沒什麼商機可言,也就沒錢可賺了。計劃經濟的時候線材大概600多元一噸,多少年一動不動,不掙錢;96年到99年我們一年的價格變動不了10次,掙小錢;這兩年我們一年的價格變動100次還到不了年底,掙大錢。更不用說這種在波峰浪谷之間的搏擊給我們所帶來那愉悅的享受。

    我們應該把鋼材經營叫做鋼市沖浪,把鋼材經銷商改稱鋼市弄潮兒,這對于我們營造幸福生活大有好處,有唐詩為證:“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謝謝大家!


noet 自定義字段